有誰能告訴我引導(Facilitation)是什麼?它和顧問(Consulting)與訓練(Training)有什麼不同?

  引導這門專業其實涵蓋了多個領域的知識,在實務上的做法和顧問以及訓練如何清楚的區分,對於使用者在組織內部角色溝通十分重要。如果不能向主辦公司/組織的窗口清楚的說明,往往在實際執行面會鬧出一些笑話來。舉個例子,有一次我到大陸的一家公司首次進行團隊情境引導專案,首先就是要訪談團隊成員,一大早第一位受訪成員一進來臉色就怪怪的,我笑笑的問他說:「你知道我們今天訪談的目的嗎?」他說:「我也覺得奇怪,我們心理有問題嗎?為什麼要進行心理評估?」說完遞給我一張備忘錄。原來時間急迫之下,主辦人員就逕自向參與者宣布訪談時程並附加這樣的一句話:「我們將請許老師對每個人進行心理評估。」看得我哭笑不得。

  今年四月份在國際的團隊引導電子群組上,各國的專業引導師們也分享了他們如何對客戶解釋自己的專業。每一個人都有獨到的見解,加上每個人執業的風格不同,有些人並不只做顧問,也做教育訓練和引導;另外一些人則是選擇專作某一種專業。數十份封信件往返,其中一位(Jon C. Jenkins, Imaginal Training, www.imaginal.nl)的說法最為中肯,在此將原文節錄並中譯介紹給各位了解:

  討論焦點:人們如何將團隊引導的服務差異化讓它有別於顧問業及教育訓練業?如果對一些從未接觸引導的客戶,我們該如何向他們說明這項服務?

  這是我最喜歡討論的主題!

  我認為區別出這幾項是很重要的,我們怎樣命名它也是很重要的。當我們在創造有意義的方式彼此溝通並找出這樣溝通捷徑的時候,我們專業人士對於名稱有共同的了解和共享的意涵是非常重要的,必須盡量的具體不流於抽象。

  我認為由兩個方向去思考訓練、引導和顧問-內容及方法。對我而言重要的分野是在內容而不在方法,因為方法有許多重疊的部分。

訓練

  我什麼時候要去參加訓練課程?當我想要一種現在還沒有的能力、知識或態度。世界上有許多方式能夠讓你得到該能力、知識或態度,訓練是一種相對有效率的方式。訓練的方法有很多,從單向的獨白monologues(沒有提問與回答)到參與性、互動、學習團隊的方法。我注意到荷蘭人傾向於用引導師(facilitator)這個字來描述一位運用互動訓練方式的訓練師。當我們用訓練這個字的時候我注意到我們傾向於描述獨白式的訓練方法。人有許多學習風格,要一堂訓練來符合所有的風格是非常困難的。

顧問

  我什麼時候需要請顧問?當我需要用某種能力、技術、知識或態度但是我不想自己去獲得這些能力、技術、知識或態度。當我雇用醫生或律師的時候我就是在雇用顧問。在英國醫生都被叫做顧問consultants。顧問用的方法也有很多,例如從契約、診斷、治療到非常參與式且互動的研究發展以及執行的過程。同樣的,我們傾向於將診斷治療式的顧問叫做顧問。

引導

  我何時需要一位引導者?當我需要讓一位不屬於我們團隊的第三者設計、管理並引導我們團隊的規劃、團隊建立、團隊決策…等流程。我要的是引導者對團隊流程的專業,並對我們討論主題的內容採中立的角色。引導者也有許多區分的方法,最重要的兩個是:

  • 預先架構法vs.自發架構法:例如參與的科技方法(ToP, Technology of Participation)相對於開放空間的科技(Open Space Technology)這是引導方法很重要的對比因素。

  • 產品導向(OOPP, ToP and JAD)到發展式引導(Developmental Facilitation)

      我喜歡來的譬喻何謂引導者的形象包含了:交響樂的指揮、催化劑等因為引導者的角色就是要維繫一個團隊的過程。

<<引用自「今日團隊引導」第一期 作者:許逸臻 主題:何謂引導?>>

©2003毣ll Rights Reserved by Preparation Committee of Taiwan Facilitator Association
台灣引導者協會籌備處版權所有,開拓文教基金會製作